最强狂兵 第5316章 一座小岛!

更新:06-13 19:54

最快更新最强狂兵最新章节!

随着黑袍滑落在地,贺天涯的目光之中露出了满意的神色,他微微颔首,说道:“很好,继续吧。”

穆兰的眼睛里面流露出了一丝屈辱的神色,不过,这屈辱之色也只是一闪而过而已,很快便消失无踪,取而代之的是一如往常的冷漠眼神。

贺天涯清楚地注意到了这眼光,但是他并没有对此大做文章,反而只是露出了嘲讽的笑意。

穆兰继续解开自己的贴身衣物。

贺天涯甚至还好整以暇的一边吃着碗里面的糊状物,一边看着对方脱着衣服。

似乎,眼前的情景对他而言,并不会引起任何的欲望。

一分钟过去了,穆兰身上的最后一件衣物也滑落在地。

她没有闭上眼睛,而是很直接地和贺天涯对视着,大眼睛眨也不眨。

“我很讨厌你这样的眼神。”贺天涯说着,目光下移,在穆兰的关键部位上停留了几眼,随后说道:“说实话,还可以,是我喜欢的类型。”

穆兰没说话。

这种夸奖显然也不会让她感觉到有任何的快意。

“好了,欣赏完毕,穿上吧。”贺天涯说道。

这一下,穆兰有点意外,迟疑了一下,没有动作。“怎么,还指望我在这里要了你吗?”贺天涯笑了起来,只是这笑容之中颇有一股揶揄的味道在其中:“我和白秦川的最大区别就是,他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,但是我可以。

停顿了一下,贺天涯叹了一声:“女人是祸水,白秦川最后不也是栽在了女人的身上吗?”

这句话说得确实是比较在理,如果不是和蒋晓溪有过一段孽缘,白秦川最终也不会那么早的暴露出来。

不过,话说回来,如果不是白秦川之前一直以一种变态般的方式刁难柯凝,那么他的结局断然不会如此凄惨。

“老板说得很对。”穆兰说着,捡起了短裤,穿上之后,说道:“谢谢老板。”

“你的这个称呼,比我睡了你还要让人开心。”贺天涯笑着说道,只是,这笑脸之上,颇有一些张扬的味道在其中。

看着这样的笑容,穆兰的心中更没有底了。

她能够感觉到,似乎前方的地狱之门已经打开了,那无尽的深渊正在凝视着她。

待穿好了所有衣服之后,穆兰在心中轻轻地叹了一声,随后问道:“老板,你觉得,我们该如何是好?”“所以,现在和我讲一讲恶魔之门和卡门监狱的事情吧。”贺天涯凝视着穆兰的眼睛,他的目光似乎能够看透人心:“谁又能想到,我面前这个长相漂亮、身材火辣的女人,

竟然曾经也是有资格在卡门监狱的单间里居住过呢?”

在听了这句话之后,穆兰的身体狠狠一颤。

她的眼睛里面涌现出了难以置信之色,声音微颤:“他难道……连这些都告诉你了吗?”“对啊,他告诉我很多。”贺天涯打了个响指,笑道:“曾经,在非洲,有着华资背景的几家安保运输公司,子啊一段时间风头很盛,无人敢惹,而那几家公司的背后,都有

着你的影子。”

此刻,贺天涯口中的“安保运输公司”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只是“雇佣兵”的另外一种称呼而已。

穆兰眸光再次颤了颤。

其实,她现在的心性,的确大不如从前了。

她能够猜出来贺天涯为什么要说这些,能够看出来对方的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,但是,穆兰却找不到对抗的方式,或许,她也不想对抗。“你们玩的可真大,竟然曾经还试图颠覆过某石油国家的政权……这种帽子最终都会被扣到华夏的头上的。”贺天涯嘲讽地笑了笑:“就连我这么不爱国的人,都觉得你们这

样做,很不合适啊。”

每一句话都很诛心,每一个信息暴露出去,都将在国际上引起轩然大波。

穆兰还是没讲话,但是,她的呼吸明显比之前要急促了一些。

她相信,这些事情,绝对不是老板告诉贺天涯的。

前任老板,只会把这些秘密带进棺材里,毕竟,以他的身份,做出这些事情,牵涉面实在太广了。

然而,贺天涯还是猜出来了,这说明什么?

说明前任老板已经不安全了。

有一个人能猜到,那就代表着,可能有两个、三个……乃至十个人有了这方面的判断!

这个世界上,最不缺的就是“有心人”。“所以,你记不记得我之前说过,只要那些事情暴露出去,那么,你在这个地球上,就不会有立锥之地,不光华夏饶不了你,欧洲美洲那几个大国,也根本不可能放得过你

穆兰点了点头:“事情好像是这样。”

她的声音里,终于带上了一些比较明显的波动。

“逆天改命,你现在还以为,我这四个字只是说说而已的吗?”贺天涯笑了起来。

“我不想死。”穆兰面无表情地说道,“从卡门监狱离开之后,我唯一的目的就是活下去,这是我的权利,没有人能剥夺。”

“所以,我需要看到曾经的你,我不想看到逆来顺受的穆兰。”贺天涯说道:“就像是刚才一样,你的逆来顺受,都只能对我一个人而已。”

“我知道了,谢谢老板。”穆兰鞠了一躬。

她领口的衣物还有点松,这么一鞠躬,让一些雪白的风光都暴露在了贺天涯的眼前。“有点意思。”贺天涯看了看,随后说道,“我现在之所以不碰你,并不是因为我不是男人,也不因为我对你的身体不感兴趣,而是因为,这个时候不合适,你要明白这一点

“那什么时候才是合适的时刻?”穆兰下意识地问了一句,不过,在问完了之后,她立刻补充了一句:“算了,我不想知道。”

贺天涯笑了笑,把碗里的糊状物吃完,擦了擦嘴巴:“我不想在这里呆太久,这样的日子很没劲。”

穆兰看着对方:“所以呢?”

“让我们先来好好合计一下,第一把火该从哪里点燃比较合适。”贺天涯的笑容之中充满了意味深长的味道。

…………

此刻,一处被冰雪覆盖的小岛之上,有着一个小小的冰屋。

一个身穿白袍的男人,就坐在冰屋里面,始终保持着盘腿的姿势,已经好几天了。

他看起来就像是个普通人,身上没有一丁点的力量波动。

正是……宙斯。

众神之王消失已久,看起来比之前要更加瘦削,那强壮的身板儿,似乎已经变了样子。

而他的两鬓,则是已经染上了一层微霜,脸上的皱纹似乎也深刻了一些。

…………

这时候,一个破渔船从海面上缓缓地接近这一座小岛。

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干瘦老头儿一直在船头上看风景,无论这艘破船在海浪之中怎么颠簸,他都纹丝不动,屁股下的轮椅像是生了根一样。

这小破渔船的装载量还不少,仓库里至少冻了几千斤的鱼了。

“老板,还要往前走吗?咱们出来钓这么一趟鱼,估计都够吃好几年的了。”这时候,一个精壮的汉子走上前来,问道。“回去之后把这些鱼卖掉,换回来的钱足够买很多松饼和咖啡了,最近好像有点穷,我很怀念黑咖啡的味道了,你们这群混蛋,竟然给我喝速溶咖啡,这简直是对我的侮辱

”这轮椅上的老者喋喋不休地说道。

如果苏锐在这里的话,一定能够认出来,这个干瘦的老头儿,就是那个西方黑暗世界里著名的老神棍,普洛佩尔!嗯,就是那个在占卜的时候按字母收费的男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