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强狂兵 第5314章 曾经有个老神棍!

更新:06-11 19:51

一着不慎,满盘皆输?

这是什么意思?

黑袍女人从来不曾想过,这种丧气话竟然能从自己“老板”的口中讲出来。

这绝对不是她想看到的结果。

“先生,您这是什么意思?”黑袍女人的脸上涌现出了警惕之色。

她在警惕失败。

已经走到了现在,谁也不想面对一个无法翻盘的棋局。

而在她的印象里,自家的老板一直都是运筹帷幄之中、决胜千里之外的,什么时候竟然这么挫败?

“我前几天去看望了一个老朋友。”这个男人说道:“现在回头想想,当时该极力劝住他的。”

“您去看望的是……白?”这黑袍女人说道。

听了她这试探性的话语,这个男人点了点头,但是没有就此展开多说什么。

“塔拉叛军,真是扶不起的阿斗。”这个男人说道:“扔了那么多钱在他们的身上,结果苏锐一去,被碾压式地团灭了,白秦川也是个眼高手低的家伙,自以为自己能力很强,没有我这些年的帮忙,他怎么可能苟到现在?”

听了这些抱怨,这个黑袍女人的神情不变,不过,她也没有完全附和自己老板的话,而是说道:“其实,先生应该感谢白秦川,他临死都没有把你的名字交代出来。”

“他知道我的真名是什么吗?不过,以白秦川的脑子,应该也早就猜出来了。”这个男人笑了笑:“当然,他三叔知道我是谁,可是知道又怎样?白克清到死也不会说出来的,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
这个黑袍女人摇了摇头:“我不是很明白。”

“这种保密,叫制衡……来自白克清的制衡。”这个男人摇了摇头,“以你的简单性格,不适合参与到世家的复杂纷争之中来,所以,这些事情我也没必要教给你。”

说着,他拿起了另外一只望远镜,走到了窗口,看了两眼贺天涯所在的那一座小木屋,随后便把望远镜给放了下来,颇有些意兴阑珊的味道在其中。

“我知道,先生不教我这些,是在保护我。”这黑袍女人说道。

“穆兰,你信命吗?”这男人冷不丁的问道。

黑袍女人叫穆兰。

“我的命是先生给的,我信先生。”她说道。

我不信命,只信你。

听了这句话,男人不置可否地笑了笑:“曾经,有一个按字数收费的老神棍,给我算过命。”

“按字数收费的算命?”穆兰显然有些不太理解。

“对,他会清楚地记得他说过多少字,然后每一个字都要计价。”这男人笑着摇了摇头:“关键是,这个老神棍实在是太水了,我听他讲了一下午的黑暗世界局势和他自己的经历,差点没把我说破产。”

穆兰知道,自家先生很有钱,这句“破产”也只不过是一句玩笑话而已。

“那……先生,他最后说了些什么?”穆兰说道,“可信度高吗?”

她问出这句话之后,只见到自己的老板叹息了一声:“现在看来,好像是挺准的。”

穆兰的眼光开始变得更加冷漠:“那么,他说了什么?”

这老板淡淡一笑,道:“他说,我活不过今年的圣诞节。”

砰!

穆兰手中的望远镜直接摔在了地上。

“你看你,你这就是不淡定,有什么好紧张的呢?”

穆兰把望远镜从地上捡起来,她微微低下头,看着地面,说道:“先生,现在距离圣诞节,已经……不足一个月了。”

不足一月!

这男人笑了起来:“我知道,这种东西,你越是相信,就越是害怕。”

“那个老神棍,算命准不准?”穆兰问道。

“据说很准。”这老板看似很淡然地笑着说道:“尤其是,算死期的时候。”

穆兰摇了摇头,坐了下来,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
很显然,刚刚的交谈,给她的内心造成了很强烈的冲击,此刻内心之中的情绪正在翻涌激荡。

那老板也没说什么,微笑着坐了下来,望着窗外的皑皑白雪。

沉默许久之后,这穆兰才说道:“先生,你还没说,你到底是因为哪一着不慎,才导致满盘皆输的?”

“不该结婚,不该有子嗣。”他说道。

不该结婚?

穆兰的眉头皱了一下,似乎是有些不太理解。

这男人说完这一句,没有再多做解释,而是走了出去:“我去见一见贺天涯,你在这里便好。”

“先生……”穆兰犹豫了一下,还是说道,“我总觉得贺天涯很危险,和他合作的话,会不会是与虎谋皮……”

“不会的,因为,我们才是虎。”这男人微笑了一下,浑不在意地摆了摆手,“事已至此,只能顺其自然了。”

我们才是虎。

这句话的语气虽然很淡,但是所流露出来的自信却强悍到了极点,穆兰也因此而多了一些信心。

随后,这个男人和贺天涯当面聊了两个小时,穆兰并没有参与其中,也不知道这两个处于绝对逆境中的男人都聊了些什么内容。

等到老板回来,穆兰才问道:“先生,你要不要吃点东西?”

“不吃了。”这男人看了看时间:“再过十分钟,我就得走了。”

“为什么这么快就要离开?”这穆兰仿佛一下子失去了主心骨:“先生,你走了,我接下来该如何操作?”

“从现在起,你的老板是贺天涯。”这男人很随意的拍了拍穆兰的肩膀:“你一切听他的吧。”

听了这句话,穆兰的身体狠狠地震颤了一下!

“这……为什么会这样……”她说道,“先生,你不要我了吗?是不是我犯了什么错,才让你决定放弃我?”

说话间,这妹子的眼眶已然红了起来!

这男人并未回答这个问题,而是说道:“跟着贺天涯,他能带给你光明的未来。”

“我不信。”这穆兰咬了咬嘴唇:“那你呢?”

“我?”这老板摇了摇头,自嘲地笑了笑:“我选择独自沉沦。”

“我的命是你给的,如果你选择沉沦,那么我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。”穆兰说道。

“我说过,你的主人现在是贺天涯。”这男人说道,“我把一切都交给他了。”

穆兰虽然眼眶微红,但是此刻眸光却凌厉了几分,她看着自己的老板:“先生,你前半句话是真的,后半句话是假的,对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