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强狂兵 第5313章 冰天雪地里的人们

更新:06-11 17:48

“造人”这件事情,忽然就被提上了日程。

而且,苏锐清楚地感觉到了一种“争先恐后”的味道。

这让某个小受忽然觉得自己压力山大。

嗯,要努力赚钱了啊,不然怎么能养得起那么多娃!

当然,至于他能不能成功的把娃造出来,还是另外一个问题,也不知道某个人的“活力”现在到底过不过关。

虽然表面上很谦让,但是很明显,出于内心深处的情感,秦悦然是想早点怀上苏锐的孩子的。

“其实,我真的很亏欠你们。”苏锐抱着秦悦然,说道。

在一刻,他的眼睛里面,有着很清楚的内疚之色。

的确,在一段感情之中,最重要的就是陪伴,可是,单单从这一点上来说,苏锐认为自己对那些妹子们充满了亏欠。若是放在别的男人身上,这件事情好像很简单,但是,这在苏锐的身上恰恰很难。

“你道歉就道歉,手怎么不老实呀。”秦悦然仍旧盘在苏锐的腰间,俏脸之上已然腾起了两朵红云。

“我的手没干什么啊……”苏锐说道。

不过,这句话就有点言不由衷了。

他的手不仅没停下,动作反而还越来越大胆了。

“哎呀,你这是……”秦悦然趴在苏锐的肩膀上,身体忽然狠狠一颤。

苏锐连忙解释:“我真的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这句话倒是没说谎。

秦悦然咬了咬嘴唇,眼眸之中似乎透出了某种粉红的意味,她把嘴唇靠近苏锐的耳边,轻轻说道:“嗯,你不是故意的,是我太润了。”

…………

而与此同时,贺天涯来到了位于东欧拉马尼亚国的一个小镇子。

由于拉马尼亚的经济条件本来就不太好,当年为了建造一个超豪华的总统府,更是导致国家债台高筑,这个位于边陲的小镇更是贫穷到了极点,当地居民们只有靠打猎才能勉强保持温饱。

看着周围的皑皑白雪,贺天涯哈气成霜,冻得直打哆嗦,他的眉毛挑了挑,喊道:“为什么把我带到一个这么见鬼的地方?”

他们下了飞机之后,又坐了两个多小时的车,然后还坐了一个多小时的狗拉雪橇,才到了这个边陲小镇。

“原因很简单,因为,这里比较安全。”黑袍女人说道。

她从一个小木屋里走出来,扔给了贺天涯一件厚厚的棉大衣。

“谢谢。”贺天涯穿上衣服,搓了搓手,感觉略好一些了。

“你看起来可不像是会道谢的人。”这黑袍女人微笑着说道。

“你错了,我一直都很有礼貌,这是个人素质的体现。”贺天涯淡淡地说道:“我们接下来还有合作,我不希望你对我的偏见影响到了彼此的配合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们接下来还有合作?你怎么知道我把你带到这里不是为了囚禁你的?”这个黑袍女人说道。

“因为,我不是一个会苟活于世的人。”贺天涯说道:“我和我的那位堂兄弟可不一样,哪怕处在绝对的逆境里,我也要完成绝地反击。”

这句话说得正气凛然,也不知道贺天涯在内心之中认不认可自己的这句话。

“好吧,可惜你在阿波罗面前,只能连连败北。”这个黑袍女人淡淡地说道,她的语气之中可没有半点波动。

“别刺激我。”贺天涯摇了摇头:“什么时候能让我和正主见面?”

“先生他现在不在这边。”黑袍女人说道,“你先在这里等上几天吧,等风头过去,就可以安排你们见面了。”

“风头?那说明你们做的不够细致,留下了痕迹。”贺天涯接着说道。

黑袍女人大大方方地承认了这一点:“所以,我们得需要一点时间,把痕迹打扫干净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贺天涯点了点头:“希望苏锐他们不要追查到这里。”

“阿波罗已经回到华夏了。”女人说着,指了指某个木屋:“那就是你未来几天的居所,没有网络和信号,很枯燥,但也很安全。”

“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绝对安全的。”贺天涯轻轻地摇了摇头,“我想,你们老板的把握也不算大,对不对?”

黑袍女人用贺天涯的句式回答了他:“这世界上,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有把握的。”

说完,她转身离开。

“这几天,你会陪着我吗?”贺天涯望着那黑袍都遮挡不住的婀娜背影,喊道,“冰天雪地的,如果没有一个漂亮妹子陪伴,我会很孤单。”

“身处如此劣势还能油嘴滑舌,男人真是被下半身所支配的动物,如果你真的有所需求,不如用手解决,省时省力。”这黑袍女人冷笑了两声,随后大步流星地消失在了皑皑白雪之中。

“呵呵,用手解决也不省时。”

贺天涯吐槽了一句,然后转身走向了自己的那一座小木屋。

非常简单的房子,一张床,一张桌子,一个壁炉,没了。

“连做饭的地方都没有,不知道我最擅长的就是厨艺吗?”贺天涯扯淡地说道。

不过,他看到了墙上挂着两把猎枪。

打开猎枪一看,里面还装着子弹呢。

“有意思,等待的时间里可以打猎,不怕无聊了。”贺天涯眯着眼睛笑起来,似乎一语双关地说道:“也不知道在这儿能不能打得到傻狍子。”

而与此同时,黑袍女人已经进入了几百米开外的一幢木屋之中,她打开窗子,单手举着望远镜,能直接看到贺天涯所在的小木屋的房门。

看了十几分钟,那扇门一直都没有打开。

“还挺老实的。”黑袍女人把大帽子摘了下来,露出了一张东方长相的脸。

她的长相虽然说不上是漂亮,但应该还算是比较清秀,只是,眼睛里面的光芒十分平静,甚至平静到了冷漠的程度。

这种冷漠的眼神会给人带来很强的压力,盯着多看两眼,都会觉得本能地感觉到有些紧张。

因为,这似乎是一双对生活不抱任何希望的眸子,只能看到一片灰败。

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有过怎样的经历,以至于会产生这样的眼神。

贺天涯之前可没有看清过她的眼睛。

如果他看到了的话,或许对这个女人又会产生不一样的评价了。

此时,这个房间的门被推开了,一个男人走了进来。

黑袍女人转脸看到了他,冷漠的眼睛里面出现了一丝微微的波动:“先生,你怎么来了?”

只见这个男人摇了摇头,轻轻一叹:“一着不慎,满盘皆输。”